第7屆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 貳獎作品-4-繩端的海豚

6.案發當日 黃昏



通知完救護車後的杜怡禎,腳步慌亂的跑進三年A班教室。

「你們聽我說。」杜怡禎喘著氣跑進教室,上氣不接下氣的衝到講台旁。「施、施謄上吊了。」

杜怡禎說完後,教室內一片寂靜,只聽得見她突兀的喘氣聲。原本打屁聊天的林保力和李常恆猛然停止談話,陳進樺也自書中回神,三人一起無言地抬頭望向她一副狀況外的模樣,跟杜怡禎的激動成強烈對比。

「哈?班長 ──你說施謄他 ──?」李常恆瞪大雙眼,表情僵硬。

林保力放下翹在課桌上的雙腿,雙眼直視衝進教室的杜怡禎,表情有些錯愕而不敢置信。坐在講桌前第一排的陳進樺,也緊皺眉頭放下手中的筆……

杜怡禎:「我、我──」她嚥了口口水,在三人的注視下,她勉強的壓住自己躁動的情緒。「剛剛跟老師在男廁發現施謄上吊的屍體,已經打電話叫救護車了。」說完,她語氣哽咽,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。

「他、他真的死了啊?」李常恆想起身,雙腿一軟又跌回椅子,眼神發直。

杜怡禎沉默地回想起,自己在男廁中看到懸吊的施謄屍體,原本偏白的面孔發黑,無法完全合緊的雙眼似乎正有意無意的窺視著她。

「應該、應該死了。」杜怡禎搖了搖頭,企圖甩開腦中的殘像。

一時間,教室內只剩難堪的寂靜沉默。林保力與李常恆對望著,陳進樺面無表情的看著兩人,在滯澀的空氣中只聽得到杜怡禎低低的啜泣聲。

陳文忠像是算好時間似的,於此時衝破眾人的沉默快步走進教室。

「各位同學,怡禎已經通知救護車──」陳文忠表情凝重轉向杜怡禎,在得到其點頭的肯定答案後走上講台。「我也已經打電話報警了,請各位同學先留在教室裡不要隨意走動,一切等警察來了之後再說。」

「老師……施謄他、他自殺了?」李常恆眼神游移的飄向陳文忠。

林保力狐疑的看了李常恆一眼,卻沒有多說什麼。

杜怡禎從啜泣中猛然抬頭,狠狠地看向林保力與李常恆:「一定是你們兩個……」

林保力皺眉瞪著杜怡禎:「妳說什麼?」

「本來就是,要不是你們一直針對施謄,他也不會──」杜怡禎重又低頭啜泣。

陳文忠沉默了片刻,搖搖頭,伸手制止眾人:「也許……」他避開看向學生的眼神。「他不是自殺的。」

林保力詫異的脫口而出:「怎麼可能?」

「這只是老師的推測。但是,我剛剛看了一下廁所的狀況,施謄上吊的屍體懸空,腳下沒有可以踏墊的東西,所以應該不可能是自殺。」陳文忠再度抬起視線,聲音低沉。

「你、你說,他——他被殺了?不可能吧……」李常恆的表情看上去像是剛吞了一隻蒼蠅。

一直低頭沉思的陳進樺猛然回頭。他的目光像一盞聚光燈,將眾人的目光吸引到林保力身上。

感受到眾人責備似的目光,林保力撐著呲牙裂嘴的逞強表情,再度把雙腳翹回課桌上:「看我幹嘛?」

「照老師所說的狀況,施謄不可能自行憑空上吊。如果是他殺,我想不到比你更可疑的人。」陳進樺表情冷靜地責難。

「要說可疑,通常發現的人才是最可疑的吧。」林保力表情不屑的回瞪眾人。

隨著他的話音煞尾,眾人的眼光跟著陸續回到陳文忠身上。

耐不住眾人或質疑或懼怕的神情,陳文忠舔拭了一下發乾的脣角:「施謄的確是我跟怡禎一起發現的。我看到怡禎在男廁門口就上前叫住她,那時聽見裡頭有怪聲於是我們一起進入廁所,這才發現施謄,我們彼此應該可以互相作證。」

他看向杜怡禎。

陳進樺眼神飄向仍殘著淚的杜怡禎:「是這樣嗎?」口吻有著難以掩飾的諷刺感。

「什麼意思?」杜怡禎不服輸的回瞪他。

陳進樺冷冷一笑:「沒什麼,我只是想,或許老師在門口叫住你的時候,你是剛做完什麼事要離開,而不是正打算進去。」

「搞屁啊?你是柯南看太多喔。」林保力不合時宜的噗哧出聲。

陳進樺冰冷的眼神轉向林保力:「如果老師跟杜怡禎發現屍體是說謊,那你大可以把這看成搞笑推理劇。」

林保力聞言笑容收起,神情嚴肅地重新端視杜怡禎。

「神經病!」杜怡禎伸手一把抹去臉上餘淚,語氣惱火:「我幹嘛殺他?」

李常恆轉向杜怡禎,上下的打量她:「誰知道,反正每次他一有事妳就站出來幫忙說話,搞不好你們兩個早就搞在一起了。還班長(口勒)……我老早就覺得妳有問題。」

杜怡禎慘白著一張臉對著李常恆:「你夠了吧?我會幫他,那還不是因為你們那些幼稚的行為。」或許這指控對她太過不堪,杜怡禎緊咬住微微顫抖的嘴脣轉向陳進樺:「無緣無故,你幹嘛針對我?」

陳進樺冷漠的聳聳肩:「一般殺人的原因很多,但不外乎情、財、仇,我只是不排除你有這很ok忠訓多可能性中的一個。」

「好!就算我比老師先到場,『可能』做了什麼,你覺得我的力氣有大到能強過施謄嗎?他再怎麼說,好歹也是男生吧!你指控別人之前,能不能先用大腦想一想?」一掃剛哭完的柔弱感,杜怡禎惡狠狠地瞪著陳進樺。

陳進樺模仿著杜怡禎的口吻:「畢竟施謄體格不壯,『可能』性可以有很多。」

李常恆吹了聲口哨,在一旁幫腔:「嘿啊!誰知道呢?搞不好你們在男廁裡玩SM,他自願被你勒得很開心呢。」

他雙手一攤,不顧杜怡禎像是想殺死他的目光,語氣輕佻到令人不快。

陳文忠深吸一口氣:「好了、好了,你們都不要再亂猜了,在警察過來調查之前不要做這些不必要的推測,同學之間應該要彼此信任,我相信我們班上的同學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。」

向來能穩定學生情緒的語調,這次似乎失去了功效。陳文忠看著台下的學生,一股彼此間互相質疑卻不宣之於口的氣氛蔓延在教室中。(待續)

(中國時報)

ok忠訓國際

F0A52253C71E4D88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